HK Exchange Rate | Exchange Rate - Hong Kong



遏制美元漲勢 美聯儲恐有心無力

Category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 by Jan 11th, 2017
遏制美元漲勢 美聯儲恐有心無力 圖片來源:SUSAN WALSH/ASSOCIATED PRESS 美聯儲及其主席耶倫可能不僅會推遲2016年的加息計劃,甚至有可能在今年完全擱置。 美 元在攪亂全球金融市場和諸多經濟體的惡性循環裡扮演著“中心角色”。或許快到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必須做點什麼來平息風浪的時刻了。 過去一年半,美元升值勢頭之猛堪稱史無前例。美元兌歐元上漲23%,兌日圓上漲17%。但跟美元兌新興市場貨幣比起來,這點漲幅實在是小巫見大巫:美元兌巴西雷亞爾暴漲76%,兌南非蘭特漲51%,兌俄羅斯盧布更是飆升了121%。 這樣的升值步伐造成美國企業難以在全球的價格競爭中獲得優勢,也抑制了原本就較低的美國國內通貨膨脹率──現下的美聯儲滿心希望通脹率上升。美元若進一步升值,就有可能Medilase令當前的境況繼續惡化,加劇全球壓力,從而或許會危及美國自身經濟。 意識到這一點,美聯儲及其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可能不僅會推遲2016年的加息計劃,甚至有可能在今年完全擱置。年初,利率期貨市場反映出的美聯儲在3月份會議上加息的概率是50%,現在卻預計美聯儲會按兵不動。 與美元升值相關的幾個因素:第一,美國經濟的表現強於其他許多經濟體,令美元成為全球投資者眼中相對安全的籌碼。第二,美聯儲已經啟動了加息周期,而與此同時,其他國家的央行則在不斷推出經濟刺激政策。第三,石油及其他原材料的價格大幅下跌,令大宗商品開採商陷入危險境地,也進一步制約了全球經濟增長。 但美元的上漲令很多一定程度上推高了美元的力量變得更強大。 其中一個渠道是提供給美國以外非銀行借款者的大規模美元貸款。比如,很多土耳其公司近年來大舉借入美元,盡管他們幾乎沒有創造美元收入的途徑。 過去18個月,美元兌土耳其裡拉上漲38%,上述貸款的償付難度加大。這類債務負擔令經濟前景變得暗淡,美元需求升溫。而這又會推動美元進一步走高。 背負沉重美元債務的大宗商品生產國正在受到雙重打擊。巴西出口的石油、鐵礦石和大豆在全球以美元計價。美元走強導致這些大宗商品價格下跌時,這些出口國的收入也會下降。加之巴西雷亞爾貶值,使美元需求強勁,迫使大宗商品生產國以更低的價格銷售產品。 與此同時,其他新興市場貨幣的疲弱正在削弱經濟已在放緩的中國的全球競爭力。這使中國決策者面臨更大的使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的壓力。 由此引發的擔憂令大宗商品價格進一步承壓,因為人民幣貶值將使中國公司購買原材料變得更加困難。此外,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反過來會加劇其他貨幣的貶值預期。 圍繞人民幣的擔憂情緒也是造成目前Medilase大量資金流出中國的原因之一,中國人將資金轉移至境外是為了不受未來人民幣貶值的影響。在資金外流的情況下,中國的決策者一直在減持美國國債,以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不過,今年美國國債收益率下跌說明,為數眾多的潛在買家等著接手美國國債。 實際上,這些美國國債進入市場或許已經將資金從其他美元計價的債券抽離,令本已經糟糕的形勢進一步惡化。 推動美元走高的因素大多來自美國以外地區,但美國無法擺脫反作用的沖擊。 隨著美元升值,通脹降溫,貿易受損,這些對美國經濟造成的影響越來越難以讓美聯儲置之不理。雖然美聯新一代hifu儲的職責主要限於美國境內,但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角色意味著全球其他地區的問題能夠很快成為美聯儲需要解決的問題。 為了遏制美元升值勢頭,切斷惡行循環,美聯儲或許很快要暗示有意暫時擱置加息計劃。但風險在於,即使美聯儲這樣做,可能也收不到成效。 Justin Lahart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中國化工董事長任建新海外並購另辟蹊徑

Category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 by Jan 8th, 2017
中國化工董事長任建新海外並購另辟蹊徑 圖片來源:Bloomberg News 中國化工集團董事長任建新周三在巴塞爾。 在 中國化工集團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斥資數百億美元收購歐洲企業之際,董事長任建新喜歡把自己與其他國有企業負責人區別開來,他說,他對業績比對政治更感興趣。 在與記者和商業伙伴會面時,任建新常常提到自己的創業歷程:從以3,600美元貸款創立一家化工清潔公司起步,發展成一個化工帝國,後來被政府收編,任建新被任命為負責人。任建新去年3月份對記者稱,中國化工100%為政府所有,但公司的發展道路與眾不同。 中國化工與其他中國大型國有企業究竟有多大的不同,在歐洲和美國監管部門考慮任建新的最新並購提議時,這個問題可能非常關鍵;中國化工提出以430億美元收購瑞士種子巨頭先正達(Syngenta AG)。除反壟斷審查外,該交易還將面臨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簡稱CFIUS)的審查;該部門負責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審查並購交易。 現年58歲的任建新已成為中國最具雄心的海外交易並購王。 過去一年在提出收購先正達之前,中國化工先後同意收購意大利輪胎生產商倍耐力(Pirelli),參加某財團收購德國設備生產商克勞斯瑪菲集團(KraussMaffei Group),並入股少數人持股的石油貿易商摩科瑞(Mercuria Energy Group)。 通過完成這些交易(收購先正達將成為中資公司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筆海外收購交易),任建新讓中國化工的Medilase利益與政府的利益保持一致。為了收購倍耐力,他利用了政府的資金,他還表示,要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角色,擴張中國投資在亞洲和歐洲的足跡。 在他的領導下,中國化工已經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國企之一,銷售額450億美元,員工14萬人。這一員工數量幾乎相當於陶氏化學公司(Dow Chemical Co.)的三倍。去年,陶氏化學的銷售額為490億美元,略高於中國化工。 任建新喜歡穿黑色褲子,穿襯衫不系領帶,而不喜歡穿西裝套裝。熟悉任建新的知情人士說,他相信這樣一個願景:並購可以讓中國化工脫胎換骨,幫助該公司趕上國際競爭對手,並成為領先化工產品的創造者。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China Petroleum and Chemical Industry Federation)副秘書長龐廣廉表示,任建新與中國國企中的其他一些高管有顯著不同,後者首先把自己定義為政府官員,而任建新則更多的是一名企業家。 任建新是中國最早一批尋求獲得外商投資和獲得外商管理經驗的企業家之一。2007年,他將中國化工旗下子公司中國藍星(China National Bluestar) 20%的股權出售給了美國私募股權公司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兩名黑石集團的管理人士當時加入了中國化工董事會,並協助制定財務和戰略計劃。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化工聘請了一名拜耳(Bayer)前高管執掌中國藍星。由一名外國人管理一家國企在中國是很少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