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化工董事長任建新海外並購另辟蹊徑 | HK Exchange Rate




中國化工董事長任建新海外並購另辟蹊徑

Category : Uncategorized · by Jan 8th, 2017
圖片來源:Bloomberg News

中國化工集團董事長任建新周三在巴塞爾。

中國化工集團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斥資數百億美元收購歐洲企業之際,董事長任建新喜歡把自己與其他國有企業負責人區別開來,他說,他對業績比對政治更感興趣。

在與記者和商業伙伴會面時,任建新常常提到自己的創業歷程:從以3,600美元貸款創立一家化工清潔公司起步,發展成一個化工帝國,後來被政府收編,任建新被任命為負責人。任建新去年3月份對記者稱,中國化工100%為政府所有,但公司的發展道路與眾不同。

中國化工與其他中國大型國有企業究竟有多大的不同,在歐洲和美國監管部門考慮任建新的最新並購提議時,這個問題可能非常關鍵;中國化工提出以430億美元收購瑞士種子巨頭先正達(Syngenta AG)。除反壟斷審查外,該交易還將面臨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簡稱CFIUS)的審查;該部門負責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審查並購交易。

現年58歲的任建新已成為中國最具雄心的海外交易並購王。

過去一年在提出收購先正達之前,中國化工先後同意收購意大利輪胎生產商倍耐力(Pirelli),參加某財團收購德國設備生產商克勞斯瑪菲集團(KraussMaffei Group),並入股少數人持股的石油貿易商摩科瑞(Mercuria Energy Group)。

通過完成這些交易(收購先正達將成為中資公司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筆海外收購交易),任建新讓中國化工的Medilase利益與政府的利益保持一致。為了收購倍耐力,他利用了政府的資金,他還表示,要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角色,擴張中國投資在亞洲和歐洲的足跡。

在他的領導下,中國化工已經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國企之一,銷售額450億美元,員工14萬人。這一員工數量幾乎相當於陶氏化學公司(Dow Chemical Co.)的三倍。去年,陶氏化學的銷售額為490億美元,略高於中國化工。

任建新喜歡穿黑色褲子,穿襯衫不系領帶,而不喜歡穿西裝套裝。熟悉任建新的知情人士說,他相信這樣一個願景:並購可以讓中國化工脫胎換骨,幫助該公司趕上國際競爭對手,並成為領先化工產品的創造者。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China Petroleum and Chemical Industry Federation)副秘書長龐廣廉表示,任建新與中國國企中的其他一些高管有顯著不同,後者首先把自己定義為政府官員,而任建新則更多的是一名企業家。

任建新是中國最早一批尋求獲得外商投資和獲得外商管理經驗的企業家之一。2007年,他將中國化工旗下子公司中國藍星(China National Bluestar) 20%的股權出售給了美國私募股權公司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兩名黑石集團的管理人士當時加入了中國化工董事會,並協助制定財務和戰略計劃。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化工聘請了一名拜耳(Bayer)前高管執掌中國藍星。由一名外國人管理一家國企在中國是很少見的。

與任建新一同參加過一些會議的龐廣廉表示,瞄準擁有經驗豐富管理層的成熟公司是中國化工提升品牌形象和拓寬銷售渠道的一條途徑。任建新對先正達發出的收購要約提出讓後者繼續留在瑞士,同時管理層也將保持不變。

研究中國國有企業海外收購案例的諾丁漢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學者陸泰來(Tyler Rooker)稱,任建新通過監督和預算控制、而非幹預來管理海外業務,他願意保留所收購公司原來的管理層,這是一種非常有耐心的做法。

任建新曾在位於故鄉蘭州的化工新一代hifu部化工機械研究院擔任團委書記,隨後於1984年借款人民幣1萬元(按當時的官方匯率約合3,600美元),創辦了一家專業化清洗公司。2008年,他在接受《麥肯錫季刊》(McKinsey Quarterly)專訪時說:1984年,我偶然發現,中國每年因鍋爐結垢而多消耗800萬噸原煤,而我所在的化機院的獲獎研究成果Lan 5硝酸酸洗緩蝕劑卻仍然鎖在保險櫃中。於是他就成立了這家工業清洗公司。

上世紀90年代,任建新開始大舉收購,擴大藍星的業務。他最終將公司總部搬至北京。2004年,國務院批準組建中國化工集團公司後,藍星成為中國化工下屬專業公司。

在中國化工的總部,任建新時常在早晨與管理團隊散步,在公司食堂與員工一起吃午餐。在這裡,他麾下的馬蘭拉面快餐連鎖有限責任公司(Malan Noodle Fast Food Chain Store Co.)還設了一家分店。

一位曾幫助任建新進行交易分析的人士表示,當初,任建新和他的員工在北京找不到正宗的蘭州拉面,後來他就創建了馬蘭拉面。他非常愛吃蘭州手工拉面,甚至會在商務會談中用面條打比方。他曾經將自己公司與倍耐力之間的差異比作意式面條和中式面條的不同,他上個月說,這是兩種不同的口味。

任建新在接受McKinsey Quarterly的採訪時稱,他開創這一連鎖店是為了給那些不幸的人創造工作崗位。和任建新一起工作過的人稱,他曾經考慮過收購Wendy’s Co.等美國快餐連鎖店,以此作為發展自己面館的一個工具。

新加坡農藥貿易公司Pacific Agriscience董事總經理廖昌勝(C.S. Liew) 2007年去北京和中國化工負責收購農藥領域海外公司的小組見了面,了解到了中國化工宏大的收購計劃。廖昌勝提出通過收購幾家小公司在美國市場站穩腳跟的策略,但這一方法被回絕了。

廖昌勝說:他們告訴我,他們能夠拿出100億美元,想進行一筆規模很大的收購,5億美元的交易不是他們的目標,甚至10億美元都不算。

和其他嘗試進行海外收購的中國國企高管一樣,任建新表示自己明白歐洲可能會反對來自中國的大規模投資。

周三在瑞士巴塞爾先正達總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座無虛席,任建新發表了一些意在博得觀眾好感的言論。他說自己很喜歡瑞士,認為瑞士是“和平以及優質產品的象征。”

去年3月份中國化工同意收購倍耐力時,他在北京的中國化工總部舉行了三個小時的媒體吹風會,其中有意大利和其他國家記者,這對國企負責人來說是一次罕見又率直的接觸。他在滔滔不絕地談論自己對意大利歷史和文化的熱愛之前,堅持用意大利咖啡招待記者們。

有記者反復請他談一談中國化工這樣的大型國企試圖收購外國公司時可能出現的政治敏感問題的細節,任建新表示,他當然認為中國國家利益非常重要。

但他說,在全球化時代,國家利益不一定與公司業務的利益是相悖的。他說,中國化工的旅程是一條艱難的創業道路,一直是完全以市場為導向的。

Brian Spegele 發自北京 / Wayne Ma 發自香港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SHAR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